xxS_ouvenir

人生乐趣:吃 喝 写 撩

1996/08/03

© xxS_ouvenir
Powered by LOFTER

窃窃私语

今天天气很冷。

一点不像在夏天。

都有点想把衣柜里的羽绒服穿起来,即便里面只穿着背心短裙,即使房子里还开着16度的冷气。

我知道我又病了。

这种病反反复复即便是几年发一次也让我忍受不了。

头疼、没意识、眼睛疲惫生理盐水一直在流。

我想他。

我知道这种感觉很不好。

又起风了。

屋子住的太高,每次刮风,吹着二楼阳台的门哗哗作响,我总是想,下一秒钟整栋二十几层的楼房会不会拦腰折断。

怕死和活不下去看样子并不矛盾。

我想他。

门铃响了,大概是外卖不知道是奶茶的还是披萨的。

听到电梯叮的一声,我把眼睛凑到门眼上。

开始敲门了。

只能开一点缝隙,太冷了。

披萨店可能太忙了。

珍奶加奶盖,对我来说可能太甜了。

闹钟响了。

这才反应过来,平时这个时候我才起床。

我想他。

电话又响了。

整个空间未免也太吵了。

骚扰电话还是只是打错了。

居然问我披萨的问题。

话说回来披萨也太慢了吧。

等等。

怎么电梯又响了。

明明我还没有听到门铃声。

“是不是你!”



我回过头。

质问那具尸体。



“你为什么要点披萨!”



评论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