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S_ouvenir

人生乐趣:吃 喝 写 撩

1996/08/03

© xxS_ouvenir
Powered by LOFTER

没有



“我被强暴了。”

“一个男人。”

他出现在一个大雨的天气里,浑身湿透手臂脖子上都是抓痕,水滴顺着衣摆滴在我的毛毯上,滴了三滴后,我揉了揉鼻梁,今天的病人麻烦的让我心烦意乱。

“要不要帮您报警?”

“不,千万不要。”

他紧张的抱着自己的双臂,缩在我的沙发上,我想我肯定是皱眉了。

“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他带着足以把整张脸遮住的墨镜,声音从口罩里出来显得闷闷的。

我给他倒了一杯热白开,递给他的时候碰到了他冰凉的手指。

“想不想先擦干头发换套干净的衣服。”

“不用了,这样我比较有安全感。”

像是下意识的自我安慰,他又将手臂环紧了自己的身体。

“可以跟我聊聊这件事的具体过程吗?”

“是在一个很黑的地方,我记得不太清,周围没有光,到处都是黏的,他的口水还掉在我的脸上。”

没有光、黏、口水。

“那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到那个地方的吗?”

“我不知道,我准备出门买点什么,走到重峰路的时候我感觉好像有人把我给打晕了,然后我清醒的时候就在那个地方,什么都看不见,我想求救,但是我没办法。”

重峰路。

“那关于那个男人你还有什么印象吗?”

“他把自己裹的很严实,我什么都不知道,很黑,我很绝望,我有些害怕了。”

“不着急,你慢慢想想,仔细想想,有没有一瞬间一道光照到了他的脸上。”

“我不知道,我不记得了。”

抗拒。

“没关系,你现在很安全,没有人可以触碰你,你可以慢慢想想,一些被你忽视的细节。”

“我很乱,我真的没有办法回忆,求你了。”

“今天也快结束了,你可以先回家洗个热水澡,然后舒舒服服的睡一个安稳觉,今天的时间你还剩下三秒钟,1,2,3,明天见。”









“你今天看起来好多了。”

“我昨晚睡的很舒服。”

“糟糕!”

“怎么了?”

“我的手表落在了你身后的柜子上,你能帮我拿一下吗?”

他转过身,身后没有任何柜子,再回过头,连我也消失了,周遭逐渐暗下来,他有些不知所措。

叫骂声突然出现,两个男人的声音出现在他身边。

“你看起来很享受。”

“闭嘴!闭嘴!”

肮脏、难听的对话令他感到熟悉到反胃,他下意识的把自己圈起来窝在角落里。

“不要怕,你仔细看,其实有光,你可以看见那个正在侵 犯你的人是谁。”

“我看到了,但是他带着口罩,我只能看到他的眼睛,我很害怕那双眼睛。”

“他很快就会摘下口罩,你仔细看,他的鼻子和嘴巴都要暴露在你的眼前。”

“光又消失了,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不,你的上衣口袋里装着你的手机,被他丢在了一边,你想一下那天你出门之前跟谁打过招呼,他因为没有等到你就给你打了电话,你渴望被救,手机的光正好打在他的脸上,你看见了他的脸。”

“对,我看见了,我看见了,但我不知道他是谁。”

“你一定知道他,你很熟悉他的每一个五官,每一种表情,你仔细看,他的眉毛是不是断了一截?”

“他是谁?”

“他是谁?”

“我不知道。”

“你仔细回想一下,他的动作都很轻柔,他的目光也很温柔的在看着你,你的头顶有一盏暖色的床头灯,你躺在一张和软的床上。”

“是的。”

“你很舒服。”

“是的。”

“你很享受。”

“不!我不享受!”

他挣扎起身,墨镜下的瞳孔在光的直射下清晰可见。

他在拒绝。

很强烈。










他站起身来,摘下口罩,跟我说他想抽根烟。

“可以,但是你得去外面走廊。”

他焦急的跨出了房门,他并没有带上门,可能是这样能给他安全感。

他的背影看起来像个毒瘾发作的瘾君子,但是他点烟的动作异常好看。

我翻着他的病例档案。

我了解他。

在从陈瑜那边接过这个案子的时候我就开始一点一点的了解他。

妄想症、童年阴影、PTSD……

他给我从业多年来麻木的工作状态带来了不一样的故事。

不易催眠,防抗性强。

抽完烟,他整个人突然慵懒下来,靠着软背沙发,嘴里低吟着我不知道的曲子。

“可以继续了吗?”

“可以。”

“能继续跟我聊聊你父亲的事情吗?”

“他就是一个罪人。”

“因为他家暴?”

“他差点杀了我母亲!”

“他做了什么?”

“他拿着刀在追我母亲,我却很懦弱的躲在衣柜里,其实我应该很习惯了,他每次喝醉了都这样。”

“那他最后怎么了?”

“他走了,我不知道他要去哪里,但是他走了。”

心理暗示、逃避现实。

“你还恨他吗?”

“大概不会了吧,但是我养父母对我很好,我得学会感恩不是吗?毕竟他给了我生命让我享受现在的爱。”

“我想让你看看这份报纸。”

是一张1997年的报纸,一名男性用菜刀杀害了自己的妻子,几张残忍的照片里一个哭泣的男孩格外显眼,他被抱在一个男警的怀里。

可以展开联想,这名警 官和妻子结婚多年都没有孩子,上个月妻子查出不能生育,也许这个可怜的男孩能给自己的婚姻上一把锁。

“于是你的养父收养了你,他们待你如己出,你在温柔的养母呵护下逐渐长大,你看起来阳光开朗,但是一切都只是你在压抑着,你的痛苦你无法分享,于是你来到我这里。”

“是这样没错。”

“那么能和我分享你的痛苦吗?”

“我被一个男性强 暴了!”

“我不再需要你编织的谎言,我想要你分享你真正的痛苦。”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没有说谎。”

我无奈的扬起头靠在椅子上,手指轻轻地在桌面的敲击了三下。











他的父亲是个建筑工人,母亲是个廉价妓 女,低收入甚至没有尊严的家庭。

他的母亲有遗传性的精神分裂,对于性 爱有无止尽的需求。

那天晚上他的母亲诱 奸了年仅九岁的他,被他的父亲撞见了。

长时间的精神压力和贫穷压垮了他,他愤怒的甚至绝望的拿起刀杀了自己的妻子。

他没有逃走,乖乖的被捕,在警 局他坦白了一切,也许是同情,他最终被判了十四年有期徒刑,但是很遗憾的死在了牢里。

这是我在老朋友那里查询到的真实故事。

他拒绝告诉我这些,也许他拒绝记着这些现实。

也许是惨痛的性 爱经历让他对女性产生抗拒心理,这是在他第一次相亲后被养父母送到陈瑜那里鉴定的结果。

在他之后被我治疗的过程中,他的妄想症开始爆发,他开始产生自己被男性强 暴的心理,通过催眠,我意外的发现那个强 暴他的男性是我。

我不断的催眠他,安慰,心理暗示。

他却依旧抗拒。

“我没有说谎。”

“那你告诉我重峰路在哪?”

“重峰路在哪还用我告诉你吗?这可是重,峰,路。”

他突然开始奔跑,我措手不及。

我开始跟在他后面追逐他。

他看起来瘦弱,但跑起步来却很快。

周围的景物满满变得模糊起来,我上气不接下气,但是我只能继续跑,他快消失在我的视线里了。

硕大的蓝色路牌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

【重峰路】

天开始下起雨来,身上都是黏黏的,半夜三更路灯却都没有亮起来。

我沿着马路一直往前走,在一个路口我找到了他。

他终于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你终于找到我了。”

周围的灯光像是一瞬间都聚焦到我身上,我听到他在我耳边低叹。

“1,2,3。”

————————————

END


第一次吻别人的嘴,第一次生病了要喝药水,太阳下山太阳下山冰淇淋流泪,从头到尾忘记了谁想起了谁,从头到尾再数一回再数一回,有没有荒废。


@八项整改
迟到很久的生贺 原谅我 我就这德行
洛熙生日快乐

评论(3)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