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S_ouvenir

人生乐趣:吃 喝 写 撩

1996/08/03

© xxS_ouvenir
Powered by LOFTER

鬼知

一杯敬明天 一杯敬过往
一杯敬自由 一杯敬死亡
——毛不易《消愁》



马修给我调了一杯淡黄色的酒,我嗤笑不过是我今晚穿了一件黄色的素T。

他马马虎虎的回了一句,说我本人也就像这杯酒。

我下意识的想回句是不是骂人,但还是适时的停了嘴。

在来马修的酒吧第一晚,我就告诉他,不管红的白的黄的,青的蓝的紫的,苦的还是涩的,我只要酒精浓度高,一杯必醉就行。

“为什么?”

“看我下次会不会告诉你。”

喝多了其实挺难受的,好不容易着了家,还要被阿崔一顿骂。

“我其实一点都不难受,只要一看到你,我浑身上下不知道多舒坦。”

大多数时候,阿崔会默不作声的帮我洗漱换睡衣盖被子,然后搂着我听说着天南地北,或者过去的事情,大多数时候还是挺瞎说八道的。

“我大概早就死了,就还没选好地给自己刨个坑,说不准等我找到了,埋好了,来年真的就长出很多个我。”

等到凌晨四五点钟我差不多快睡着了,他就会跟我小声的说一声下次别喝这么多了。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想酒?”


“错了。”


第二晚我还是依旧如此。

我躺在床上,实现不大清晰,阿崔的眼眸印在我的眼光里,我突然的想说些什么话。

“要是真长出很多个我,你一定要把最爱你的那个摘下来。”

“都是你,我怎么选?”

“就选此时此刻的我。”


后半夜我缩在阿崔怀里,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特别好看。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饿了?”


“又错了。”


第三晚,我喝吐了,阿崔皱着眉头说怎么这么不让人放心。

“反正不一直有你嘛。”

我一脸讨好的看着他,黄色的体恤配着傻笑的脸看起来说不定还是挺可爱的。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想怎么惹我生气吧。”


“不对不对。”

第四晚第五晚我喝断了片。

“你知道我想什么吗?”


“在想你昨晚到底做了这么傻事没有。”


“不是。”



第六晚,我在酒吧呆到快要凌晨,都舍不得喝下那一杯酒。

马修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

“为什么?”

“明晚告诉你。”

说完,我一口闷了那杯蓝色的酒。

我满脸笑意的滚到了阿崔的怀里,阿崔看起来心情也很不错。

“今晚你看起来心情不错。”

“大概是今天我更爱你了。”

那晚我和阿崔两人说了很多秘密,有的是吹牛 逼,有的是真事。但其实都分不太清。

我俩大概都是没有秘密的人。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恩,我知道,一直都知道。”


“那你呢,你在想什么?”


“我该走了。”


“还回来吗?。”


“不会让你久等。”

第七晚,我呆在马修的酒吧没有回家,也没喝那杯紫色的酒。

“说吧。”

“只有喝醉了才能见着他。”

“那今晚不见了?”

“我喜欢把每一天当最后一天过,以为这样那天到来的时候我就还是会和平时一样,没有任何不适。但是最后一天真的到了,却不知道我该做什么,好像也没什么可做,好像也没有勇气去面对最后一天的到来。”



要不,我就把我埋在你旁边的坑里,来年长出那么多个我,我也不要你怎么挑选了,随便摘下一个,大概都爱你爱的要命。


反正,就是我,不是?


————————————

清醒的人最荒唐。
——毛不易《消愁》

评论(3)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