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S_ouvenir

人生乐趣:吃 喝 写 撩

1996/08/03

© xxS_ouvenir
Powered by LOFTER

Dear G ,(TG)

一、

2009年,冬天。

崔胜贤正开着他刚入手的帕沙特在外环路上慢慢行驶,漫不经心的看着后视镜里好看的自己,一个不小心,车头蹭到了别人的车尾。

是辆骚气的…恩,QQ,粉红色,大屁股,曼妙车姿。

崔胜贤小心的下车查看,就看见QQ的屁股上刮掉了不少漆,自己的帕沙特却瘪了。

「喂,混蛋开车不带眼睛的啊,这样都能碰到,不成,给我修车费。」

崔胜贤看着对方像个兔子一样冲了出来,其实并不严重的碰撞,崔胜贤却显得尴尬不自然起来。

「得多少钱啊?」

「这个样子看的话,五百吧。」

崔胜贤兜里只带了三百多,眼神越来越不自然的尴尬,而对方似乎也看出了崔胜贤的不自然,眼睛里透出嘲讽。

「怎么,没有五百呢?」

说完就极其自然的上了崔胜贤的车,崔胜贤看着那个家伙柔软的皮草,愣了一会儿,也跟着上了自己的车。

「不好意思啊,我实在没带没带那么多钱。」

崔胜贤坐在驾驶位子上没有动作,似乎等待对方的动作,过了一下,对方在副驾驶位子上慢慢的说了句。

「我车子没油了,我饿了。」

崔胜贤漫不经心的笑笑,就开着车子往市里走。

一路上崔胜贤一直观察身边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对方一直懒洋洋的靠在副驾驶上看着外面的车辆,要不是一直不安分的在空气动着手指,这家伙都快睡着了。

「我说你怎么这么容易撞车,看着前面啊。」

这个男人漫不经心的说着话,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车程,崔胜贤知道了刚刚那辆QQ并不是他的,而是之前收留他的人其实就是包养他的人送的,崔胜贤并没有猜测那个人的性别,对方也没提,只是说已经分开了。

「哥们,你叫什么啊?」

「可以叫崔胜贤,怎么称呼你呢。」

「称呼我?就叫我G吧。你好,崔胜贤先生。」

「你好…G。」

崔胜贤去了银行取了钱,接着带着G去了一家很熟悉的大排档,崔胜贤坐在椅子上没有动,看着G熟练的点了很多菜,然后看着G吃了一桌的菜还有两碗饭。

崔胜贤不懂声色的一次又一次的看手表,G似乎注意到他的举动,放下筷子,轻轻咳了一下。

「怎么,急着走吗?」

「没有。」

过了一会儿,G吃饱了,崔胜贤付了钱,问他去哪里,G说自己都被甩了没地方住,找个便宜的宾馆凑合一晚上。崔胜贤就一句话没说的把车来到了离大学比较近的小宾馆。

崔胜贤走在前面,G漫不经心懒洋洋的跟在后面,在前台付了钱,把崔胜贤把手中的身份证还给G,又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准备打声招呼就走。

「急着走吗?」

「也没有。」

「那就上去陪我一下。」

到了房间里,G懒散的半靠在床上盯着崔胜贤坐在沙发上抽着自己递给他的烟,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

「胜贤,你有女朋友吗?」

「恩,我没有女朋友。」

「那你做我男朋友吧。」

崔胜贤并没有回答,G就上前一把吻住他,牙齿和嘴唇相互碰撞摩擦,舌尖的触碰,舒服的崔胜贤哼出了声。

G脱下崔胜贤的皮外套黑色领带白色衬衫,庆幸对方没有穿着自己讨厌的秋衣。而崔胜贤扒下对方扣的一丝不苟的皮草大衣褪下对方灰色闷骚的毛衣,满意的看着G白嫩的肌肤在冰冷的空气中慢慢变红。

也许是因为崔胜贤注视太久,G突然猛的咬住了崔胜贤的肩膀。疼痛的突然袭来,让崔胜贤混浊的视线慢慢恢复正常。

没有接下来不轨的举动,崔胜贤轻轻抱起G放在了还算柔软的床上,看着对方的眼睛好久好久,最后在G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G看着对方慢慢穿起衣服,对自己说好好睡觉,就开始鼻子发酸,吸了吸鼻子。

「再见,崔胜贤。」

「恩。」

就这样,再见就是分手,两个人都没有留下对方的手机号码,因为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联系了。

二、

2013年,冬。

下雪的原因,高架上的车子堵了很长时间,崔胜贤停在车群的尾端,停了有一段时间了。

突然车子整体一震,被后面的车子蹭到了,坐在副驾驶座的人催促崔胜贤下去看看。

崔胜贤看着车屁股上的凹痕,看着一个人抱歉的从那辆宾利上下来。崔胜贤看着那个人的脸,和对方一起愣住了,好像都不敢相信这次的相遇。

「没多大事,不要紧,你走吧。」

说完崔胜贤不再看G的脸,快步的上了车,从后视镜看到G一脸错愕的上了他自己的车。

「胜贤,没事吗?」

「没多大事,不要因为这点小事耽误了我们结婚七周年的趴。」

高架上的车开始不停的向前移动,崔胜贤也开着车慢慢的往更远的地方开去。

三、

其实崔胜贤认识G的脸,再第一眼看见G的时候。不,应该说全市的人都知道他。

毕竟他是娱乐媒体争相播报的人,某地产大亨的公子,逃婚,偷开走4s店一辆车,失踪。

崔胜贤皱着眉,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在宾馆里拿着G的身份证看见的名字。

「权志龙,崔先生。」

————————————————
END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