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S_ouvenir

人生乐趣:吃 喝 写 撩

1996/08/03

© xxS_ouvenir
Powered by LOFTER

Aunt Roberta/Ou topos(TG短篇)

已经是第四天了,崔胜贤被房东以拖欠半年房租未交的理由赶出那间小的破乱不堪的出租屋,没有去处,没有食物。


作为一名半吊子红不起来的小作家,崔胜贤已经两年多没有收入了,房东太太那张翘上天的红脸已经恶心够了,在被赶出出租屋的时候,自己刚构思好题目的小说才动笔。


“等你大爷我红了,你这三百五一个月的破地儿跪着求你大爷我也不来住。”


崔胜贤骂的口沫子直喷,全然不去注意自个儿刚踏出那破地儿就搬进了其他人。


嘴里饿得连看见食物的口水都没了,他清清嗓子,决定今晚得做点什么,看着自己还算干净的脸,便搭着几个流浪汉套近乎,还真的老天待他不薄,让那他找着个地冲洗了个身子,一身的臭气也稍微淡了一点。


“你们不洗吗?”崔胜贤看着那几个只看得见头发却看不见脸的流浪汉无所谓的客气一下。


“时间长了,也就不在意那么多了。”其中一个的比较高大的年轻流浪汉朝着崔胜贤回答。


崔胜贤看到对方已经结块头发丝里露出的眼睛,不自然的起了鸡皮疙瘩,也是,这些人与乞丐又有什么差别。


从简单的行李里拿出一件还看的过去的衬衫换上又在头发上打上发蜡,虽然没钱,但是崔胜贤一直都挺在乎他的头发的。


“你要走了?”那个年轻流浪汉问他。


“是啊,谢谢你们了,叫我Choi,以后有缘再见了。”


匆匆与那群流浪汉告别,就开始盘算起今晚的住处,想着想着,就发现自己已经走到死胡同,不紧不慢的掉头想往回走就看见一间不太热闹的酒吧。


【Ou topos】


崔胜贤盯着酒吧大门看了好久,还是走了进去,没准靠个艳遇还能凑合几天。


酒吧里面的陈设极其奢华,相比起外面看起来的冷清,这里头才像一个半夜里正常的酒吧。


崔胜贤看着几个漂亮的陪酒小姐从自己身边走过,心里开始兴奋起来。绕过前面较为显眼的位置,崔胜贤往里面光线较暗的卡座走。


终于发现了一个好下手的位置,却发现已被别人捷足先登,些许杂乱橘色的头发看起来慵懒,被斑驳的光打着的脸光滑温润,下巴柔和的弧度和那身看起来价格不菲好看的衬衫很搭,眼睛闭着,可以看见睫毛在微微颤动,脑袋随着酒吧里的音乐来回晃动。


崔胜贤一瞬间就被这个人身上散发的感觉迷住了,后来过了好久崔胜贤想起今天晚上的情景时,才找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去修饰这个人给他的感觉,温柔。


就在崔胜贤愣愣的盯着眼前的这个捷足先登者时,那家伙的眼睛像是感觉到别人的窥视,突然睁开。清冷的眼神从橘色发丝微微遮住,毫不掩饰的打量着崔胜贤。


过了几秒钟,像是睡醒刚从起床气里恢复的孩子一样,那家伙的眼神突然开心起来。


“TOP,你回来了。”那家伙喊着,就跳到崔胜贤身边,紧紧的拥抱他。


“不好意思,我们认识吗?”崔胜贤的双手不自然的抬高在身体两侧不知道该不该回复这个热情的拥抱。


那家伙的身体突然震了一下,像是不敢相信似的,抬着头死死地看着崔胜贤的脸。


“我是GD,TOP你在开什么玩笑。”


“我想你真的搞错了,我不是什么TOP,也不记得我的朋友里有个叫GD的。”崔胜贤说完就把那双还环着自己的手挪开,退了几步,与面前这个橘色少年保持安全距离。


这个自称GD的家伙,看着崔胜贤的一系列举动,吃惊的瞳孔开始放大,虎牙死死地咬着下嘴唇,像个孩子表现出他现在生气了。


“真的,我没有骗你,我叫Choi。”


“Choi?”


“嗯,对,我是个很有名的作家。”


“有名的作家?”


“没错,所以我并不是TOP。”


“我怎么没听过有个叫Choi的很有名的作家。”


“那是你孤陋寡闻”


GD闻言没有回答,只是抬起脑袋靠近崔胜贤的脸,崔胜贤感觉到压迫的气息,忍不住的问


“你想做什么?”


“的确,你不是TOP呢,虽然你们有一样的脸,但你就是没有他好看,那么,Choi先生来这里做什么呢?”GD的眼睛随着手指在崔胜贤的侧脸缓缓的抚摸着。


“来这种地方当然是找乐子的。”崔胜贤掩饰心虚严肃的吸了吸鼻子。


“喔,看来Choi先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了,连规矩都不懂。”


“规矩?什么规矩?”崔胜贤又吸了吸鼻子。


“来找乐子可以,但是这儿的规矩就是得有交换的东西。”


“你想要什么?”崔胜贤看着那个橘色头发的家伙越来越觉得像一只狐狸,不自觉的皱了皱眉,急躁的吸了吸鼻子。


“Choi先生真聪明,其实你只要陪我喝酒,一直到我醉了为止。”


“怎么说的好像GD你千杯不醉一样。”崔胜贤用手指揉了揉鼻头,内心有点窃喜的笑了出来。


一杯接着一杯,崔胜贤看着GD好看的侧颜,酒精在酒吧的风光中不断变化颜色,从GD的喉结不停的滑动中,崔胜贤感觉自己突然焦虑起来。


“那么你是做什么的呢?”崔胜贤靠在沙发上,斜着头看着GD的后脑勺。


“做什么?你觉得我看起来像做什么的?”


“我看不出来。”崔胜贤眨巴眨巴眼睛快要睡着的样子。


“我是concubine ,俗称傍大款的,看吧,这家酒吧就是我傍的那个人送给我的礼物。”接下来GD像是讲了一个故事,虽然崔胜贤睡着了,但是奇怪的,所有的话每一个字都全部听进去了。


“其实一开始我只是觉得跟了他不缺钱不缺名牌装 B,但是人好像都挺贪心的,想要的也就越来越多。”


“我开始不满足每天他在床上给我的宠爱,我开始期待他会不会在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有没有把我拥在怀里,每天早上从浴室里出来就可以看见他在厨房里给我做早餐,每天醒来有阳光有他还有我在笑。”


“后来他反而来找我的时间越来越少,好像是公司出了什么问题,但是钱他向来对我很大方,所以就算心里有些失望,但是我还是大手大脚的花钱,每晚泡吧。”


“有天晚上我回了他送我的房子,他就坐在客厅里,他在抽烟,万宝路,和我口味差不多,他听见我进门的声音,就说了一声回来了。真的那个时候的我真的很感动,不说矫情,但是那种时候有家的感觉有人等你回家的感觉真好。”


“然后我们做 爱了,我主动的,我手指死死的扣着他的背,指甲下的肉泛白,我们一起高潮,我甚至兴奋的眼泪都出来了,那天晚上的性 爱,给我的感觉真好。妈 的,我现在还有点想念。”


“Sorry,我爆了粗口,你们这些写小说的不是最讨厌我们这些流里流气的人说流里流气的话吗?”


“接着说,第二天早上,醒来,之前我所幻想的一切突然的就都实现了,我在他怀里醒来,他对着我笑,早晨的阳光有股很好闻的味道,我洗好澡他已经做好了早餐在餐桌等我。”


“然后,他给我了一个有点晚的Morning kiss,对我说他要送我一个礼物,吃完早饭带我去看。”


“于是我就收到了这家店,那个时候这家店还没有装修,他说他怕我不喜欢,才怪,他就是懒,他对家具的喜欢真的不是一点点。后来我就开始张罗起来,他送我的店,我一定要弄得特别好。”


“你一定会说,我为什么不让他离婚,才不要,我又不傻,你知道做情人和爱人的区别吗,就是爱人永远得不到情人可以拥有的东西,我不在乎名分,甚至也不在乎名声。”


“之后他来我这的时间越来越多,直到有一天他跟我说他老婆怀孕了,我就看着他不说话,其实这样给他压力比较大,可是他什么都没说。突然有点难过,我再喝一杯。”


“然后,快一年了,他回来了,我笑着看他,没有说话,我知道他老婆流产了,也知道他们闹离婚打官司打了一年,他这次来我这儿,我觉得可能以后他不会在离开我了。”


“但是,我知道我给不了他孩子,他也给不了我名分,当然我也不想要,但是他想要孩子,后来他又结婚了,是有名的地产大亨家的千金,刚离完婚打完离婚官司,自然身家比不起人家,所以只能任其摆布。”


“他一直很怕那疯婆娘知道我的存在,结婚后他就很少来找我,甚至开始没有往我卡里打钱,后来副卡也被他收走了,这狗崽子成了妻管严,我真的不会想到。”


“后来,不知道是不是这场婚姻就是个阴谋,因为我们真的很久没见面了,但他老丈人来找我,那天在希尔顿的大堂,闹的很凶,好像故意等着记者来一样,我被拖住,当着所有的闪关灯,我被人甩了几巴掌,被人说是变态,死同性恋,被人说是小三,还有人像我吐口水,真他 妈的恶心,那种地方竟然还有吐口水的人,真是恶心。”


“我好像有说粗话了,算了,你就直接当做没听见吧。”


“其实像我这种没身份没名头的小人物,根本不用担心身败名裂,顶多照片在网上被人黑,但是他不一样,他身败名裂,什么都没有了。公司被他有钱老婆吞了,房产都被银行抵押走了,所有的卡都是冻着的。该轮到我养他了。”


“那天我把他从已经不属于他的车上拖出来,背着一身酒味的他回到他曾经送给我的房子里,我用热毛巾给他擦脸,他吐了,吐在我新买的床单上,我给他洗澡,他哭了,哭的稀里哗啦。他说他累了。”


“我吻了他,接着我们又做 爱了,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还没亮,他坐在床上抽烟,那个时候他的表情很性感,他问我,志龙啊,你爱我吗?”


“我当然说爱啊,然后他让我帮他一个忙,他说出让我帮他的事的时候,我真的想把那句爱换成爱你个屁。”


“他让我陪他老丈人睡觉。”


“我答应他了,当我从酒店拿着照片和那老家伙给我的支票出来的时候,看见他向我走过来,我以为他会给我一个拥抱。”


“但是他却给了我一巴掌,然后我看见蜂拥而至的记者,他们一边用鄙夷冷漠的眼睛看着我一边用闪光灯将我所有的自尊脚踏在脚下。”


“你一定觉得我恨他,不,我不恨他,在那种情况下,其实是最有理由去恨他的情况下,我却选择恨了我自己。”


“于是我就从88层的楼顶跳了下去,那种感觉很像飞,但是好疼,原来不仅仅是人鱼变成人会疼,人变成鸟也会疼。”


“后来听说他还是宣布破产了,流落街头,甚至连个乞丐也不如,但是我到现在还是没有他的消息,不知道他是故意躲着我,还是根本就从来没把我放在心上”


“正好,你不是说你是个作家吗?Choi,你把我说的写成一个故事吧主角叫权志龙,最好能可以让他看见,让他来找我。”


“我真的好想他。”


当崔胜贤醒来的时候,正卧躺在公园的长椅上,身边是自己的行李,清晨的太阳还不是很暖和,让他打了个颤。


那是个梦吗?


崔胜贤没有继续纠结这个想法太久,他开始了他的新生活,后来在一家小餐馆,找到了一个可以让自己暂时不会饿死的工作,顺便还接了几份兼职,租了一间很小的房子,买了一台二手电脑,写了一部让他富有起来的小说。


后来吗?


后来崔胜贤偶然路过一个巷子口偶然碰见之前带他洗了一次澡的那个年轻的流浪汉,走过去想丢给他几块钱,流浪汉抬起头,被刘海遮住的脸露了出来,他吃惊的问那个流浪汉叫什么名字。


【TOP,Choi先生。】


然后,便把手里握的那几块钱塞回兜里,留下了一本书。

那张与自己相差无异的脸。


这终究还是个梦吗?


哦,这就是完整的故事了。


————————————————
END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