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S_ouvenir

人生乐趣:吃 喝 写 撩

1996/08/03

© xxS_ouvenir
Powered by LOFTER

共犯(TG)一、傲慢

01、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概念〕第一款规定——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

2014.12.25 01:08

因为晚饭吃得太多而积食又喝了不少酒,权志龙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从十点多上床折腾到现在,头皮被折磨的胀痛,脑袋也昏昏沉沉,想着最近也没有什么案子,权志龙想着下楼在小区走走消消食。

披着吃饭时穿的红色呢外套,权志龙缩着脖子在寒风中的小区石子路上消食,最近精神状况不大好,导致他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

听到有人争吵的声音,那声音近得就像在权志龙耳边似的。

-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妈的,医生给你开的药为什么不吃?

些许脏话的出现让权志龙不禁皱了皱眉头,接着不知道怎么了,动静突然特别的大,很多玻璃破碎的声音。

权志龙感觉情况不对,又一时因为身体的不适找不到在哪,只好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跑。

终于在一个拐角,权志龙看到了两个人,准确来说是一个已经没有呼吸躺在地上和一个满身是血站在旁边的人。

权志龙看清楚情况,准备呼救,发现周围没有什么人,住户楼也有了一段距离,甚至连监控设备也没有,显然这是小区的死角,那个人对这个地方很了解。

权志龙突然意识到情况不对,自己面临了威胁。扶着花墙想要往后退,将自己藏起来。那个满身是血的人一直背对着权志龙站着,没有什么动作,静静的站在那里,权志龙觉得这是个机会,想尽快退到一个安全的距离。

就在退了几步后,权志龙突然感觉右脚因为高度紧张开始抽筋,酸胀感的来临,权志龙下意识的倒向花墙,轻微的骨骼敲击墙壁的声音,权志龙惊的起了鸡皮疙瘩冷汗直冒。

果然,那个男人转过了头看向了权志龙,由于光线不够,权志龙根本看不太清那人的五官。权志龙愣在那里,看着那个男人,感受到那个男人眼睛里凛冽。

就在权志龙想着下一步应该往哪个方向移动,可以甩掉那个男人的时候,那个男人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嘘”。

-不要太大声。

-最好当做什么没有看见,什么都没有发生,立马跑回家,不然你会后悔的。

接下来不知道那男人还说了些什么,权志龙迅速的跑回了家。

关上门的那一刻,权志龙虚脱似的腿软了,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权志龙下意识的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突然又想起那个男人说的话。

-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

-什么都没有发生。

-不然你会后悔的。

权志龙头靠在门上,手指揉了揉太阳穴,眉毛紧皱。虽然这种话就像是小时候被欺负了却被告诉不准告诉老师一样,其实并不具有什么威胁力,因为那些欺负人的人会被老师惩罚。

但是,那个男人的声音,态度,却让权志龙打了个寒颤,会后悔吗?

2014.12.25 02:08

-您好,我要报案,我是南城律师事务所的权志龙,我刚刚在南城公馆北门一处目睹了一场伤人案,我不确定被害人有没有死亡……你们……现在可以派人过来吗?我现在是一个人,在家里。

02、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概念〕第二款规定——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

2014.12.25 02:18

在权志龙等了十分钟后,终于有人按了门铃,但心里那股害怕的感觉并没有消散,打了快九年的民事案件,突然来个杀人现场,权志龙还是挺害怕的。

透过猫眼,确认了门外的确是公安局派来的人,权志龙转开一道道的锁打开了门。松了口气似的,对着门口的三个人笑了笑。

-您好,是权志龙先生吗?在十分钟之前你报警说你看见一场伤人案件,是你本人吗?

-对,是我。

-我是上级派来调查案件的警员东永裴,这两个都是我们局里的部署,一个姓姜一个姓李。希望等会你能积极配合我们的调查。

-可以。

-那你现在就带我们去现场。

到达那个地方的时候,权志龙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脖子又缩在大衣领子里面。

那个男人并不在现场,地上的血迹已经干涸,躺在地上的人面目全非,权志龙下意识的撇过脸,空气中若有若无的腐臭味让宿醉又积食受惊的权志龙一股脑的吐了出来。

旁边姓李的警员立马托住权志龙,扶着他离远了一点,权志龙顺了顺气,看到东永裴用手指在尸体身上检查。过了一会,对旁边的人叹了口气。

-没有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只能等局里那边有没有DNA的配对,实在不行就只能麻烦点一个个清点失踪名单。

-但是……等等。

东永裴突然用手掌放在尸体上,又来回捏了捏。转过头看着权志龙。

-你说你什么时候看见案件发生的?

-大概有三刻钟了。

-你接触过尸体?

-没有。

-你接触了那个你看见的施害者?

-没有。

-你昨天晚上喝了酒?

-什么?这和案件有什么关系。

-那就是喝过了。

东永裴说完就不再看权志龙,继续和他旁边的人不知道讨论什么。

过了一会,东永裴走到权志龙身边。

-现在跟我去警局睡一觉,等你清醒了,我们在从新对一遍你的供词。
 
-为什么?我现在他 妈的很清醒。Sorry,我是有点紧张,但我的供词都是对的。

-可是你的供词没有一样是符合这个案子的。你说你三刻钟前看到了这个案件的发生,但这个尸体明显已经死了快半天,你还说你不确定被害者有没有身亡,你也没有接触尸体,但你的外套上有血迹,当然我不确定是否跟这个案件有关,但是你不觉得很奇怪吗?而且这周围也没有你描述的那个男人。恰巧昨晚你又喝醉了。这让我不得不确认你的证词和这里真正发生的。

权志龙看着东永裴,听着他每一句话,脑袋里却是轰轰声。

-不不,这不可能,不可能。

-权志龙先生,作为一名律师我觉得你应该保持冷静,然后跟我回警局清醒清醒,做进一步调查。

2014.12.25 04:18

权志龙坐在警车后座,想起那个男人说的话,和他跑起来后漏掉却又飘进耳朵的话。

-不然你会后悔的。

-圣诞快乐,权志龙。

因为过于紧张疲惫而睡着的权志龙低声说出了梦话。

-Merry Christmas

-我后悔了。

————————————————

TBC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