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S_ouvenir

人生乐趣:吃 喝 写 撩

1996/08/03

© xxS_ouvenir
Powered by LOFTER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妇女人格独立制度研究


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春秋时期,百家争鸣,圣人孔子这样评价女性。


孔子的学子都是男子,春秋战国时期的女性地位已经沦落,女性是生养工具,养女性,然女性并不存在独立人格思想的社会风气。电影《孔子》中,周迅所饰演的南子一角色,影片中她是爱才惜才之人,可惜依附于君主而生存。历史中的南子是何人,卫国卫灵公夫人,宋国公主,小卫灵公三十多岁,美貌动于天下,与卫灵公男宠公子朝相恋,可以说她美而淫,喜弄权。其实南子一生都是政治中小小的基石,她貌美,有才华,却不得不从宋国远嫁卫国雌伏于一个在那个时候相当于爷爷的身下,她不甘,她也痛恨,女子为何不能有思想有人格。孔子与其见面后,子路相当不悦,孔子却立马辩解,"予所否者,无厌之!天厌之!"。南子是灵动的,遗世而独立,因为在那种年代,是独特的存在,与孔子一样,她亦是卓尔不群的。


其实从西周初期起,周王朝的上层统治者吸取商贵族亡国的教训,更重要的是出于权利秩序调整的需要,而制订、推行外婚、嫡庶、庙祭等一系列制度,牢固确立起宗法父权制统治,中国妇女社会地位就开始逐渐沦落。


妇女人格彻底失落的时期,始于元朝。元朝的婚姻制度,因其统治阶级唯蒙古族,蒙古族婚俗是多妻制,妻子数量的多少则视家庭财力而定。更有一个人如果不购买妻子,他就不能拥有妻子等,使聘礼的价值更像是由一方出售和另一方采购的一种物品价格。受此婚俗影响,元代平民阶层的男婚女嫁完全成了赤裸裸的买卖交易,媒人亦如牙人。这种婚姻制度影响之下,妇女被等同货物,人格彻底失落。


明清时期,盛行的缠足裹小脚,使得妇女在很大程度上与社会生产劳动动向脱节,严重削弱了女性作为个体而存在的独立性,随着社会的其他角色的消逝,女性存在的生存方式夜逐渐演化为公家族传宗接代的繁衍工具和性服务提供者。在以牺牲女性为前提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以男性统治为核心的社会,妇女的权益自然日益受到蔑视,女性除了放弃自我别我选择。


应该说,从整个世界范围来看,由于古代世界发展中社会的重组需要,社会的政治中心化进而导致武力崇拜,奠定了男性地位,以及武力竞争中相较于男性的生理劣势,女性一直以来都被作为男性的附庸来看待,更多的是被视为一种家庭辅助的作用,一种生殖和男人泄欲的工具。尤其在亚洲人的眼中,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念,女性不存在官爵一谈,亦随之而被视为低男性一等。


没有独立人格,经济也不能自立的女人,到最后只能沦为男人的玩物,被男人颐指气使地呼来喝去.我们理想中的爱情,两性关系应该是平等的,互相尊重的,这显然是作为男人附属品的女人无法得到的一个女人的独立,首要的是要有独立人格,拥有独立人格之后,女人才能做到情感独立,不成为依附男人而活的菟丝花。这一切的大前提是,我们有一定的经济能力,经济能力不独立,就意味着没有独立人格。

独立人格是自尊的体现,具有独立人格的女性,对男性能持有更多的体谅,她理解的两性关系是互助的,包容的,而非自私的、依赖的,男性也会因此对我们的理解回以更多尊重.女性具有独立人格,在感情和生活中就不会过分骄纵和依赖别人,能平等宽厚待人.平等待人是获得对方尊重的前提,也只有彼此尊重,才能走入对方的心灵。


在男女平等的今天,女儿也当自强。如果一个女人,一事无成,只懂洗衣做饭,事事依靠男人解决,那只会变成生存能力低下的社会蛀虫。一个不依赖男人也能活得很精彩的独立自主的女人,才能在爱情中被尊重和需要。在我们的独立自主过程中,也希望得到你的帮助和鼓励,男女之间互助、包容和彼此扶持的爱情才能长长久久。我也可以撑起半边天俗话说,女人是男人的半边天,既然如此,我们也要撑起这属于自己的半边天。


人终究要为自己而活,才能更好地为别人而活。不在他处,正在此地,请找回我们的自我,成为一个真正独立的人。真正地在乎自己,关心自己,我们才有可能更好地去在乎身边的人,赢得他们的尊重。女性应该拥有自己独立的人格思想,人因有思想才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和活着。做到不依附,有主见,女性的独立人格则会愈发强烈。


中国古代文学中也有不少悲剧性的“怨妇”型女性形象,她们同样是男权社会的牺牲品,但这些女性往往是“怨”而不怒,忍辱负重,听凭命运的安排。或如潘金莲、曹七巧,是性与金钱的象征,延续着“红颜薄命”、“女人祸水”的古训,或如孟母、女娲,是贤与德的代表,充当着相夫教子、济世扶民的楷模。现实中男性对女性的偏见、恐惧、压迫和不公,这种虚假不实的女性形象起着控制和支配女性的作用;千百年来,女性因经济地位、政治权利和文化层面的匮乏,自觉不自觉地充当了男性的附庸,根本谈不上个性表述。希腊文学自觉地表现出与这种男权社会附庸和符号女性形象的疏离,而侧重表现女性爱情婚姻中的抗争,这些“怨妇”的愤怒与反抗,是被传统的父权制社会所压抑、扭曲的女性在主体性与自主意识上的一种淋漓宣泄与率性张扬。


在严酷的现实面前,诞生了不少敢于向命运挑战的强者,她们于反抗斗争中追求自己的爱情和幸福,从而找回女性的自主与自尊。这种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在希腊神话和悲剧中都有生动感人的反映。如山林女神叙任克斯意识到婚姻对女性的束缚而不愿放弃自由独立的处女生活,拒绝了所有的求爱者。即使面对一往情深、执著追求的牧神潘,她也拼命逃避,以至被追上的一刹那变成一株芦苇。为捍卫其人格独立,她宁肯变形草木也决不为人妻,为此付出了青春和生命的代价;同样达芙妮为躲避风流成性的阿波罗的追逐,一路狂奔,直至精疲力竭、在劫难逃,才无可奈何地央求父亲将自己变成了一棵月桂树,彰显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决绝。同样,敢于向夫权宣战的女性还有阿加门农的妻子克吕泰墨斯特拉,面对专权的丈夫,她无法保全自己的女儿,为了惩罚丈夫“杀祭”女儿的恶行,她联合情人果决地将丈夫杀死在家中,虽然她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却不失为敢于争取女性权利与自主意识的又一个代表。无独有偶,以恶的方式来反抗男权主义压迫的还有一个更具震撼力的人物,即取材于神话的悲剧《美狄亚》中的女主人公。美狄亚是西方文学中第一个有独立意志的女性,她身上洋溢着希腊人那种不可扼制的个人欲求、炽烈的爱情、奔放的个性、强烈的个人意志,这也是西方文学作品中一系列“恶妇”形象的本质特征。所谓“恶妇”只是男权社会对女性个性的压制与扭曲。事实上,美狄亚是一个敢爱敢恨、爱憎分明、有主见、有魄力、刚毅果敢的女性,也是一个可悲却不可怜、具有反传统色彩的形象;她迥异于传统文学那种被动、屈从、软弱、幽怨、忍辱负重、任人宰割的弱女子形象,体现了个性张扬、以自我情感为中心的观念;作为命运的强者,充分表现了作者所倡扬的命运由自己主宰的观念。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八条第一款就男女平等问题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在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社会的和家庭的生活等各方面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权利。这是国家对男女平等的定义,也为女性的独立人格发展更好的基础。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女性固然难养,但现如今,独立人格的女性仍能自己很好的养好自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