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S_ouvenir

人生乐趣:吃 喝 写 撩

1996/08/03

© xxS_ouvenir
Powered by LOFTER

青森蓝梦 (TG)短篇


一、

这年冬天很冷,也下了好几场雪。膝盖很疼,老东带着我去了趟医院,说是之前受伤的后遗症。但是问起是什么时候受的伤的时候,我一时却又想不出大概来。愣了愣,才发现好像已经过去好些年头了。

年纪大了,也就记得不大清楚了。不论是高兴的还是不开心的事情。


二、

大约是某次骑车上下学的时候跌的吧。

那个时候对于学校的补习行为讨厌极了,大冷天了,新闻又在播今年是三十年来最冷的一年,大雪纷飞。

笑嘻嘻的和后排的同学说放学去哪吃晚饭,晚自习看什么小说,新一期某杂志有没有买到。对于新闻里的冷,反正大概是没有概念的。

然后那年便因为大雪摔死了人。紧急放假预警也就这么下来了。下午课还没到最后一节,便被老班一脸放假也给我好好看书的表情看着放跑了。

阿妈说放学骑车的时候小心一点,地滑,然后在放假前一天顺利跌了一跤,被送到医院,打上厚厚的石膏,疼的哇哇叫。

看着胜贤小心翼翼的将腿抬高,邹巴巴的小脸满满幸灾乐祸,眼里却透着担心的心疼。

「小事。」

「屁。」

之前的因为放假而计划的晚餐因此泡了汤。两个大男孩的肚子也应景的响了起来。阿妈交接好工作到病房的时候,就看到两个熊孩子吃快餐吃的满嘴番茄酱,笑的可开心了。

「皮玩意儿。」

「阿妈,我和胜贤还饿。」

你说,为什么以为已经忘掉的事情,闭上眼睛的时候又都想起来了呢。


三、

第一次和阿崔见面是在看完膝盖的第二个星期,归南广场新开了一家咖啡厅,排场很大。

原来一直画画的地被人给挤满了,无奈只好往对面喷泉那走,刚放下画架,就被人拍了拍肩膀。

大概是又以为我是卖画的人吧。

「我不画人。」

说完这句话,又怕那个人会误会我。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

「我不是卖的。」

我大概是疯了吧。

果不其然,对方噗嗤一下就笑了出来。

「我知道你,我看过你的展,也知道你不是卖的,不卖画的,就算是你卖我也买不起吧。」

阿崔给我的第一个印象,像个老狐狸。

「我是那家新咖啡店的老板,今天全店免费,有兴趣尝尝吗?」

该怎么拒绝呢,这几年对于陌生人的亲近温柔,好像打从心里的反感。

「我喝咖啡过敏。」

我估计是疯了。

「果然传闻是真的。」

传闻都来了,还好我本是个好奇心不重的人。低头笑笑,动作明显的在谢客。

「传闻中的画家G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变态。」

变态…变…态…态。这绝对是报复,阿崔在那一刻变成了我不想再见一面的衰人。

那天的我将我画了三个月的半幅作品给毁了,后来想想,不小心在黑白的作品上,洒了些蓝色颜料,这种低级的错误,真让人火大。

四、

我喜欢胜贤,喜欢了十五年。

他妈和我爸谈恋爱的时候,我跟他第一次见面,就见他红着眼睛,抱着一只白色的毛绒兔子窝在沙发上。

我拿着小锤子在咚咚咚哒敲墙,他看见我懦懦的把自己缩到小小一团。

这个小孩真好欺负。

我拿着小锤子一屁股往他旁边一坐,他一看我坐的那么近,低着头好像快哭了,我看着忍不住的想笑。

看着邹巴巴的小脸,我用手指轻轻的安抚他,看他稍微有点平复的心情,然后用力的用手掐了他的肉。然后他豆大的眼泪就啪唧啪唧的往下掉

「弟弟。」

「五岁?」

「还哭。」

「丢人!」

听我这么一说眼泪就突然停了,然后拿着毛绒玩具,使了好大的劲往我身上一砸。

算了看在我比你大两岁还是我先惹你的份上,我还是不哭了。

那个时候我是真的讨厌他,他应该是有点害怕我的。

他妈最终还是嫁给了我爸,喜宴那天,我用剪刀把那件敬酒的红色喜袍剪了个稀巴烂。

爸一巴掌打过来的时候,我被那个之后我叫阿妈的女人给抱了起来。

「没事,小孩子伤心我明白。」

「孩子对不起,阿姨可以做你妈妈吗?」

然后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我在亲戚眼中也就留下了这么个不好的可怜印象。

我在阿妈怀里,胜贤站在化妆间门口,他在看着我,我却不知道他那个时候是怎么想的。

应该是更害怕我了,那个时候我这样以为。

五、

自从那次在归南广场店不好的经历,我已经两周没再去过那里重新画我想画的东西。

老东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正好家里的最后一袋泡面下锅。我想着要不要往里面窝个蛋的时候,电话就这么响了。

「什么事。」

「请你吃饭。」

「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

「给你约了个人。」

「谁让你安排相亲的!」

「三十好几快四十的人了,别最后坟头都没人给你献菊花。」

「咒我呢?」

「我不管,那人已经在馆子里面等着你了,你去不去随你,反正别人也就看过你照片。」

老东说完就挂了电话。我望望锅里的泡面汤已经开始冒白沫了,蛋也就没窝,关了火,换了身衣服就出了门。

吃饭的馆子在城南郊区,想着对方姑娘一会估计还要我送回去,也就去停车场把好久没开的车拖着去加了点油,补了点气。


六、

高二的时候,作为校记者站点站长,在换届的状况下,被主席点名去采访学校的那位天才画家。

我磨磨蹭蹭走到画室的时候,就看见那位天赋凛然的校园传说,站在窗口吸烟。

「我叫你少抽点。」

「你怎么来了。」

胜贤站在窗边,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我知道要采访他不容易,之前的干事一个个都没找着人或者找着了也采不出什么来,大家也就怕了他。

「来采你啊。」

「哦。」

他脸色变的不是很好,烟也没掐,就当着我的面一口一口的吸,他知道我不喜欢烟味,爸这个老烟枪也为我戒了烟,他也不管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就觉得他不怕我了。

「你不问我吗?」

「你最近在画哪幅画。」

他盯着我半天没回答,我也就这么盯着他,随后他叹了口气,然后朝着一个画架抬了抬下巴。

我走到画架旁边,就看见一个眼熟的人,仔细一想,好像是和胜贤玩的很好的一男孩,校篮球队的体育特长生。之前的校刊中也采访过他,长得十分高大,谈不上英俊,但是笑起来看着很凶,眼睛却跟小鹿似的柔和。

「这次你画他,是在悼念吗?」

「或许吧。」

「友谊地久天长。」

我说完这句话,见他愣了一下,突然就笑了,我也分不清是什么笑,但是也不是很开心。

「我是他最好的朋友,他是我比妈妈更重要的存在。」

我记录的笔一抖,就这么瞪圆了眼睛看着他,他倒是很舒坦,又点了一根烟。

「他知道吗?」

「不知道,他不是那种人。」

「你没跟他暗示过?」

「没有,他说阿李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啊,可是一辈子,这么短…也这么长。」

他说完,就掐灭了手里的烟,也不说话。我觉得尴尬,便想着话题来说,想来想去都觉得尴尬,就问我我一直想问的话。

「你现在为什么不怕我了,我记得小时候你好像很怕我。」

他到像听到什么笑话一样,有些无奈的看着我。

「我没有怕过你,小时候我只是恨你,你抢走了我妈,现在我只是没把你放在眼里。」

没放在眼里?

我承认这句话,让我当时的大脑都短路了。我嘭的一下亲了他的嘴。

牙齿撞到的时候,疼的我瞬间就清醒了。

「你疯了吗?」

「今天是我十七岁生日,从今天开始,我喜欢你。弟弟。」

「你疯了。」

「我亲妈就是躁郁症自杀的。」

「疯子。」


七、


等赶到馆子的时候,天色都暗了,有些抱歉让女方等了这么久,随手在门口卖花小姑娘手里拿了几朵花。


进了大堂,报了包间名,便被带着去了八楼。服务员推开门的时候,我便被有些眼熟的男人给愣住了。


我从没告诉过老东我不喜欢娘们的事情,没想到这次他到这样做了,想着想着鼻子就酸了。


「咖啡店老板?」


「得亏画家G还记得我,免去了尴尬。」


其实对着面前这个男人我是不太开心的,大概是上次有些急躁的相识,让我有点烦。


「我姓崔。你可以叫我阿崔。」


我笑了笑没说话,看着桌上放着的两瓶红酒,我便转头让服务员送一盒酸奶上来。


「不好意思啊,崔先生,我开车来的。」


他冲我无奈的摆摆手,我心里翻了巨大的白眼,这人怎么看都是直男,老东这事办的不太看的过去。


「其实我也开了车,但是酒精这种东西我觉得倒挺适合今晚的。」


「我倒不觉得是这样。」


他听我这么一说,倒是愣了一下,接着笑笑,然后拿着杯子给我倒了杯酒转到我面前。


「叫我崔先生多不好听,我明明也就比你大两岁,这样我我本名崔胜贤,叫我胜贤也是可以的。」


接下来的事情,我也是懵的,只记得他转到我面前的酒我一口气喝了,接着一杯又一杯,最后大概也是喝晕了。


第二天,起来,就看到手机里冒出来的短信。


『志龙,昨晚你喝多了,就先把你送回家了,看你冰箱里没东西,就从我家送了些自己做的吃的,你起床了,热一下就吃了。你可记得欠我一顿饭啊。车下午到你家车库,钥匙在我这。——阿崔』


这人,做事风格真让人讨厌。


八、


在那次并不太愉快的采访后,第二个星期,校刊便刊登,但是内容都是我在电脑面前构思了好几天的。真的我不敢写,瞎编的倒也可信。


这期的校刊评价很好,校园论坛都在讨论那位天才是如何如何的高冷。


一页一页的点着看,没注意主角已经站在我后面了。


「哥哥,妈让我来叫你去吃饭了。」


乖宝宝的声音让我回头看到对方并不可爱的脸,他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电脑显示的画面。冷峻的脸还没长开,倒很是清秀。


「嗯,走吧。」


「这就是你所谓的喜欢?」


刚站起身来,就听见他压低的声音诧异的问我。望了望他有些迷茫的眼睛。我顿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其实那天的感觉来的很快,一瞬间的心悸,怦然的心动,说也就说了。


「你让我喜欢不起来。」


「无所谓,我喜欢你对你好就好了。」


「你还是算了吧,费劲。」


我也没接话,半低着头便往饭厅走。也没管那人在后面是苦瓜脸还是喜开颜。



九、


自从那天被阿崔送回家后,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到的备用钥匙,基本每天都往这跑一趟,有时侯送点吃的,有时侯来做点吃的,有时侯还来吃点吃的。


「看你上次把那盒果脯吃完了,喜欢吃吧,今天我又做了点,就送过来了。」


「嗯。」


我也不想着打发他,有免费的美食,也不打扰我,就这样吧,时间久了,估计他也就腻了,毕竟我也就这样无趣的一个人。过着过着两年也就过去了,老东都以为我不再单身了。


「这两年啊,看你住在这也都没有大扫除,你这样肉里都该长寄生虫了。」


「所以呢。」


「我今天来帮你扫扫吧。」


「随你,我要去广场画画。」


「你去吧,放心把这房子交给我吧。」


我也没理他,背着画板就出去了。晚上回来的时候,屋里没开灯,人已经回去了,摸出关了机的手机,打开便看到一条霸道的短信。


『你这屋也是太脏了,在你画室看到几张画,你年轻时也画过人像的嘛,虽然技术稚嫩,但还挺好看的,特别是居然是青绿色的,比你所有黑白的作品生气多了。屋子打扫干净了,晚饭再桌上,冷了你就热热。还有,那几张画我拿回去了,很喜欢。』


看到最后一句话,我手不由自主的开始发抖,按着手机差点按错了键,打给了阿崔。嘟了好久才被人接起来。


「画呢?」


「在我手上呢,你想干嘛?」


我想杀人。



十、


高三那年,下了暴雪,学校都放了假,那晚我摔裂了膝盖和脚踝。


本来骑车去接胜贤,结果他被人给堵了,一下气节,便冲上去要跟那些个人干起来。结果那些人倒是没事,我被给打坏了,天冷,骨头就脆了。


我把胜贤抱在怀里,疼的我眼睛都红了,不停的抽着气。那群混混也走远了,估计是常干架的,面上一点伤都没,但是我腿感觉是伤到了。


「记住我是骑车摔倒的,阿妈问起了就这么说,明白吗?」


他又有些迷茫的看着我,嘴唇冻得发紫。


「志龙哥,很疼吗?」


从那天后,他对我的态度倒是改变了很多,但是我知道他并不喜欢我。但是我大概也不是那个不在眼里的人设了。


高考考完,我缠着他教我画画,一开始他并不愿意,说不会教,缠了几天也就应了下来。


「你想学画画,想画什么?」


「你,我画你。」


他偏着头,小声的笑着。


「这里有颗鸡蛋,你画好了,我就教你画我。」


「你这是把我当达芬奇培养,我在你眼里这么厉害啊。」


「你高兴这么想就这么想吧。」


他说完就走,只丢了支青绿色的彩笔给我,让我只用它画画。


心眼坏死了,这小孩。


十一、


估计是上次把阿崔给吓到了,好几天了,他都没再来过,我觉得日子又开始简单起来。也就开始了每天煮泡面窝个鸡蛋的日子。


一切还是照旧。快四十岁的人了,矫情什么的也就不在意那么多。我还是会每天去归南广场画那幅没画完的画,怎么画了两年还是只完成了一半。


阿崔那家咖啡店生意倒是不错,每天都看见他坐在店门口的椅子上喝咖啡数钱。看着画着,然后也就画不下去了。


大概真的生病了。




十二、


我也不记得,胜贤是怎么样走的,大概是我也不愿想起。只晓得那天我刚从一个画展回来时,阿妈跟我说他就像轻飘飘的羽毛,飘着飘着就走了。


和阿妈收拾他遗物的时候,我找着了他的日记,翻了一页就不敢再往后翻下去,那么小的孩子就被亲生父亲那样伤害,想想我便觉得要哭。


阿妈在葬礼当天撑不住晕了,我站在距遗体不到两米的位子,念着悼词。


「李胜贤,我的弟弟,我想我大概再也忘不了他了。」


这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我再也见不着那个我爱了快十年,或许从没爱过我的男人。


十三、


阿崔最终还是又来了,这次他抱着上次说好的果脯,坐到我身边,扭开盖子自己吃了起来。


我瞪着眼睛看着他,他到无所谓地笑笑。


「上次我在你房间翻到一本日记。」


这个人的做事风格还真让人讨厌,无法接受。


「志龙,他现在在哪?」


「他去了很远的地方。」


「你现在的画画都是黑白的,也是因为他?」


「我只是把那支青绿色的笔弄丢了。」


「你何必这样为难自己。」


我不再说话,他也没再提起什么,就坐在我旁边吃果脯。


「权志龙你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你不能总把自己关在十七岁。」


「他死了,你还在这费这么多劲干什么。」


「他喜欢的人一直是别人。」


「我真觉得我像极了当时的你,这三年我对你的好你真没看在眼里吗?」


「你看看我好不好?」


现在的我并不想说话。忘记一个重要的人,真的比记得一个陌生人还难。我想忘记的事情,总还是被我想起了,其实用不着别人的提醒。


膝盖突然疼了起来,我坐在沙发上起不来,突然就哭了。阿崔看着我突然手忙脚乱起来,一小盒可口的果脯就被他弄洒了。不是说好是给我的吗?一口还没吃呢。


十四、


李胜贤刚走的那两年,我每天都会梦见他,一开始我只会哭,只会求他不要走,之后也就习惯了,我开始听他跟我说的每一句话。


其实那些话根本没有逻辑。而我就这么听,有时候从小时候听到外太空。总之,我像是生活在他的思想里,来回晃悠。


我开始觉得我不能喜欢别人,我不能结婚,我不能背叛我对李胜贤的喜欢。


我画画,没有色彩,反而受到大众的追捧,这些没有灵魂的黑白画作,我看了倒觉得空洞,但是我还是坚持画画,像是偏执,像是在找寻什么。


十五、


归南广场的那幅画,在年底以前我到底还是画完了,我看着满冰箱的小吃,叹了口气,便把它送给了阿崔当作是生日礼物。


阿崔拆了包装看到画就跑到我家来,眼睛湿漉漉的,问我什么意思。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他也没多说,就抱着我,紧紧的抱着。


十六、


李胜贤,我又梦到你了,你又在偷看我的画,这次的画你喜欢吗?


没有颜色的归南广场,偏偏坐在咖啡店门前椅子上的人是蓝色的。


————————

END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