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S_ouvenir

人生乐趣:吃 喝 写 撩

1996/08/03

© xxS_ouvenir
Powered by LOFTER

说一个故事 2


2、【何日君再来】


栀子告诉我她第一次看见邵东的时候,就像穿云而入的光,霎时她的人生都明亮了。


栀子在高二还没分科的时候就退了学,就在我们那最乱的一条街上开了家叫栀子的花店,就像是在一坨坨的屎中间放了块白巧克力,当时花店在那里总是格格不入。


就在栀子准备将花店准备改成酒吧的时候,就发现花店每天都会有一个男人在九点钟左右打电话来订花,有时候是玫瑰,有时候是百合,有时候是郁金香。这个男人就是邵东。栀子那个时候想如果关了花店,这个男人该怎么办啊,于是就这么的,花店还继续开着。


开着开着,花店的生意也就慢慢有了些转机,但就在快三年零八个月的时候,邵东突然就没了电话,栀子就傻了,她没见过这个男人,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不知道对方是干什么的,也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只知道他的声音和他说的他姓邵。就在这个男人没来电话的第九天,栀子就打了个电话给他。


电话响了没几声就被接起来了,对方还没说喂、找谁等诸如此类的开场白,栀子就说:“邵先生你好,因为你是我们栀子花店的忠实顾客,所以我们准备了一份特别的礼物,你可以到我们店里来取一下吗?”


那边沉默好了久,就在栀子喂了好几声之后,终于传来邵东尴尬的声音,“好的,晚上我过去拿可以吗?”


挂了电话后,栀子突然紧张起来,她让送花的小哥帮她看会儿店,自己踏上电瓶车就往家跑,打开衣柜拿到里面那件前几天刚买的长裙换上,又化了一个精致的妆,栀子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突然迷茫起来,不过是一个顾客,为什么要这么上心。想着想着栀子就开始失望起来,去卸了妆,换成平时的衣着,又骑着小电瓶回了店里。


晚上七点多,邵东如约到了花店,那个时候栀子还在电视上看周迅的橘子红了,听到开门的声音,下意识的抬头去看。


不得不承认,邵东真的是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不论是长相还是身形都是个好看的男人。于是栀子看了好一会才缓过来,问他要买花吗。结果邵东说他姓邵,来拿礼物。


栀子愣了愣,结结巴巴地说“哦,哦,那个,我先登记一下,邵,邵…”

“邵东。”

“邵冬,邵冬,冬天的冬?”

栀子不确定的抬头看着邵东,邵东笑了笑告诉她“我叫邵东,东南西北的东。”


栀子问邵东喜欢什么花,明早拿到新鲜的就给他包好送过去,邵东选了非洲菊、满天星还有栀子,栀子见他选了栀子就开心得不得了,问他还是送以前的地址吗,邵东顿了顿说“不了,换个地址,我写给你就好。”然后就在栀子登记的小本子上写了一个新的地址。


栀子看准了时机,盯着邵东的眼睛告诉他自己的名字“我叫周栀,可以叫我栀子。”


第二天是栀子亲自去送的花,邵东看到是栀子就请她进去喝杯水,栀子也不拒绝,就进去了,栀子说邵东的屋子就和邵东这个人一样,看起来很简洁,可是仔细看又有好多内容。


后来的日子就这么顺理成章起来,邵东这个人因为栀子融进了我们这个圈子,大家也时常会聚在一起喝酒吃饭聊天,但是邵东和栀子的关系还是没有什么进展。


大家都看得出来栀子喜欢邵东,邵东却好像是不知道一样,接受着栀子的好,也只是一个回答一个诸如谢谢的话。


再过段时间,通过接触,我们也都知道了,邵东在栀子店里订的那快四年的花是送给她的女朋友的,只是现在只能说是前女友。栀子知道的时候也没意外,一个男人买花能送的理由不出意外也就这样。但也许栀子没想到的是,邵东的前女友同时也是前妻。


“她嫌我总是到处飞,怕总有一天我飞走了回不来,趁还能留住我的时候把我放了,也就不用再患得患失。”


这是邵东再喝大了后跟我们解释这一段婚姻时说的,我们都觉得这段话是玩笑话,因为邵东是个开飞机的。但是栀子听完邵东这么说就哭了,我们都以为栀子是听到邵东结过婚难过的在哭,但后来栀子告诉我她哭只是因为邵东的话让她觉得难过,她认为她能体会到邵东前妻和邵东的感受,栀子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玩笑,所有的玩笑都有认真的成分。


后来栀子喊了一群人去玩跳伞,她说邵东喜欢飞,那她就去体会一下飞起来会是什么样的。那天邵东没去,我陪着她去了,比目他们早就玩嗨了,栀子在踏出半步的地方,一直调整呼吸,教练员说了快一万次不会有事的天气风向都很好,再不飞就没机会了,但是栀子就是不敢,估计她自己都没想到自己这么恐高。最后她还是放弃了,她说她害怕的不得了。


后来过了两年,邵东辞了工作,想去外面看看这世界,他只跟栀子说了这事,却没问栀子去不去,栀子挂掉邵东电话就跑到我家来问我她该不该跟着邵东。我问他邵东没问她去不去代表了什么。栀子不说话,后来不耐烦的说了一句不知道。


我又跟她说:“栀子你和邵东还挺像,都是知道偏偏装作不知道,邵东比你大八岁,他做事情比你有理由多了,他不怕飞,你不仅怕高而且有理由飞吗?”


栀子没呆多久就走了,邵东走的那天晚上,栀子砸了花店的牌子,过了两天就关了花店,没多久就装修成了小清吧,在那地总算显得没那么格格不入了,店开起的第九天,栀子才挂起新店名「何日君再来」,我们都取笑栀子矫情,栀子说:“是,我就矫情了,怎么了。”我们也就尴尬的没再说话。


栀子后来喝多了告诉我她在邵东走的那晚问了邵东有没有喜欢过他,邵东说:“栀子我重来没有喜欢过你,你以后也别再挂念我了。”栀子哭了好久,最后我在她哭声中睡着了,再醒来她就已经走了。


自从那天过后,栀子就变了,也像没变,只是就好像重来没有邵东这个人过。


栀子不知道我们在之前问过邵东对于他栀子就一点都不可能吗?邵东没正面回答我们,只说了一句“我不适合她。”我们也就识相的没继续问。


何日君再来,何日君再来,其实不必等,其实不会再来。只不过刚好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而已,有什么了不起。与其在去纠缠不如放在心里。


后来栀子爱上了潜水,我有一次跟在她后面在水下给她拍了一套照片,她发到网上配了一句话。


「我就像生活在海底,而有一个人终将是我浮起时看见的那束光,我希望他可以照亮我的人生,可以为我停驻,可以陪我沉浮。」


———————————
2016.10.30 00:42


评论(4)
热度(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