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S_ouvenir

人生乐趣:吃 喝 写 撩

1996/08/03

© xxS_ouvenir
Powered by LOFTER

说一个故事 3


3、【磨镜,磨镜,告诉我】


濯濯是我朋友中,我自认为最好看的一个,从不认识她的时候开始,在我心里好看了快二十年。


好看的濯濯肯定不止在我眼里好看,喜欢她的人很多,默默喜欢她的人更多。但她这个人单纯的不得了,对谁都好的不得了,等吃了很多经人提醒才知道的亏,就直接撕破了脸,还挺直接。


濯濯的好看,也让她在学生时代遇人不淑,不过还好,好姑娘不提过往狗血之事,现在的濯濯起码过的特别开心。


这是濯濯和她口中的牧牧在一起的第五年,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和一般情侣没什么差别,腻歪的不得了。


每次都能听见,濯濯傻兮兮的笑着说牧牧真好或气呼呼的说牧牧怎么回事。


开始我刚知晓他们在一块的消息时,不看好大过于震惊,那个时候我不了解牧牧,主观多余客观的认为,牧牧配不上濯濯,后来有过几次接触,才有所改观,牧牧对于濯濯来说还是很合适的。


这次濯濯回国没回家,转机就去了海都找牧牧。


牧牧在市中心租了间小公寓,才三十多坪,一个人住都觉得挤,租金也不便宜,我怎么都想不到没过过苦日子的濯濯还蛮喜欢那地的。


牧牧那晚搂着她在那张很小的床上说想买房子,首付的钱存的也差不多了,可以在郊区买个小套。濯濯躺在旁边没有说话,第二天就打电话问我该怎么办。


我说什么怎么办,凉拌。


房子最终也没买,濯濯和牧牧冷战了一段时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话说的不对,总之我觉得有我的过错,硬是陪着濯濯安慰了一段时间。


濯濯每天问我,“牧牧到底要干嘛,我真的搞不懂了。”


我也不说话,我哪知道别人心里在想什么,况且,牧牧这个人我也真不太熟。我内心里觉得,牧牧花自己的钱买自己的房没什么问题,但我也懂濯濯不高兴的点在哪。


最终濯濯还是妥协了,软耳根的人本来就不适合和别人冷战,濯濯不仅软耳根,心肠也软。


房子很快就定下来了,和原来租的房子隔了好几个区,离牧牧的工作的地方从原来的两个小时变成了一个小时,牧牧说等住进去了,就会多出两个小时陪濯濯的时间。


濯濯说,“你这是暗示我辞职做无业游民。”


牧牧思考良久说,“要不我雇你做我家家政,不用做饭洗衣扫地的那种。”


然后濯濯就笑了,连带着之前的怨气消失殆尽。接着过了两周,濯濯的假期就这么结束了,在机场腻歪半天,就飞走了。


之后的日子就开始乏味起来,牧牧装修房子,每一张墙纸每一盏灯,都是一张照片一张照片的发给濯濯挑选,濯濯故意挑便宜的,牧牧哪里又不知晓,从语气中猜出对方喜欢的,默默的全部买下,就这么的房子就装好了。


过了三个月,濯濯这次连家都没飞,直接飞到海都,牧牧开着没挂牌照的新二手车到机场接她,一大束百合往濯濯手里一丢。濯濯高兴坏了,还没上车,就给了对方一个拥抱。


牧牧得瑟的说:“你是不是误会了,我新家的花瓶还没装花,这是给它的。”


濯濯也不管,就说:“我可不就是花瓶嘛。”


牧牧推着她上了车,关车门的时候笑道:“哟,可真不要脸了。”


花的确是给花瓶装上了,但花瓶是濯濯买好寄过来的,濯濯亲手剪好百合,在一点点的放在花瓶里,弄的还挺好看的。


晚饭是牧牧做的,都是家常便饭,也都是濯濯爱吃的菜。濯濯好久没吃中餐,吃的倒是十分开心,牧牧却像有心事似的没吃多少。


濯濯跟我说这件事的时候,听到这,我大概也就猜出来牧牧有什么心事了。


牧牧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打开,里面就是戒指,戒指很精致,都刻着名字,濯濯看着戒指不说话,伸直了手指,无名指上挂着戒指。


濯濯咬着筷子问:“不是之前都带过了嘛,还买什么。”濯濯知道当时的自己脸肯定白了,她知道会有这一天,但也没想到会在自己什么都没准备好的情况下出现。


牧牧盯着她的眼睛:“我房子买了,房贷就十年,下半年我会升职,车子也有,我们结婚吧,机票我也订好了,就在下次你放假的时候,到时候我们领证吧,好不好。”


濯濯看着牧牧抓着她的手,她却紧紧握着不想松开,牧牧开始有点使劲,濯濯抽出了手,有点不开心。


“我爸爸妈妈不会同意的,在缓一缓可以吗,我不想在这个时候让他们失望。”


牧牧低着头看不出表情,吃吃发出一点笑声。


“当初我们刚在一起,你是最希望领证的,说毕业以后就领证,后来你说你要出国念书,缓一缓,现在你又说你父母不同意,当初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怎么就不想清楚了,我们这样,过多久他们都不会真的同意,缓一缓,得缓多久。”


这段话的结果就是不欢而散,濯濯当晚就住到外面的酒店,改签了机票,牧牧在餐桌前呆坐了一晚上。


牧牧在第三天就打通了濯濯的电话,问什么的时候的飞机,濯濯说明天下午,牧牧就让她明天收拾好行,会送她去机场。濯濯没说什么话就应下来了。


第二天,牧牧来接濯濯的时候又带了一束百合,濯濯笑而不语抱在怀里,牧牧说不逼她了,能在一起就好,等圣诞节一起回老家。


圣诞节如约而至,濯濯这次直接飞到老家,牧牧在机场等她,看着裹成熊一样的牧牧,她鼻子就开始发酸,在车上的二十多分钟里,十分沉默。


很快就到了濯濯父母的小区,看着牧牧从后备箱拿行李,濯濯突然说她辞职了,准备回国工作,今年春节能在家过了。


牧牧不说话,拍了拍她的头让她上楼,自己就开车走了。


过了几天,两个人约在外面吃饭,濯濯问牧牧请了几天假,牧牧说一周,濯濯捏紧筷子,有点迟疑。


“要不你延长假期,请个婚假吧,两周还是三周?”


牧牧愣了愣让她不要开玩笑,她说没开玩笑,认真的,跟父母谈了好几天,差点都跪下了。牧牧笑了笑,说好。


两人在英国领了证,没办酒席,拉着一群朋友一起去度了蜜月,依旧吵吵闹闹,依旧会担心之后的日子,依旧还是那么好看的濯濯。


后来牧牧跟濯濯说,那间房子离海都的机场很近,可以听见飞机飞过的声音,有的时候也会想那架飞机上面的人是不是等的那个人。


海都很冷,有你就好。


不论如何,来日方长,而我爱你。

————————————
2016.11.07 16:25

这一篇真的写了好久,还没写到自己想的那样。但是也只能这样了。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