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S_ouvenir

人生乐趣:吃 喝 写 撩

1996/08/03

© xxS_ouvenir
Powered by LOFTER

你住的城市在下雨(TG)短篇


这是他俩在一起的第十一年。

因为工作借调的原因,在他俩的第九个年头崔胜贤要在海国工作五年,那里到他跟权志龙的家要坐三个小时的地铁、七个小时的飞机、五个小时的大巴、以及四十五分钟的权司机小汽车。

五年的时间很快,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过去了两年。期间,崔胜贤回家两次,权志龙去看他一次,每周都有那么几天想家,每天想他好多次。

时差是三个钟头,每晚崔胜贤都等到九点钟跟权志龙一起视频吃晚饭,有时候客户应酬的时候,就要提前写好请假条还要奉上三张有求必应券。

权志龙倒是清闲自在,在家照顾花花草草,有预约订单的时候就到处跑跑拍拍,除了这间小有名气的工作室,自己还盘了间小店卖服装。

争吵来的出乎意料,但其实也在意料之中。

他俩的家是权志龙父母留下来的小洋楼,三层的老式小洋楼,墙面上爬满了爬山虎,小院里还养了一些好看但又叫不出名字的花草。水管已经慢慢老化,就这样,权志龙从外面打开门,就发现水漫金山,老旧的木地板都浸在水里面。

跑到厨房地柜里的水管都像喷泉一样,打电话叫来修理工,说是地板都要换掉,家具易烂的最好都是要换,权志龙一身狼狈的把客厅里的相片和画都搬到楼上,书房里的书一摞摞的放在纸箱里然后再搬到楼上。抱着钢琴,权志龙累的开始委屈起来,怎么收拾都收拾不干净,相框玻璃因为自己不小心弄碎了好几个,钢琴泡在水里久了支架底部都有点泡胀开的感觉。

权志龙有点烦躁的生气,怎么做都不对。

“我该怎么做,怎么做都做不好,餐桌餐椅还是我爷爷奶奶住的时候就在了的,要是以后坏掉了该怎么办,那架钢琴是爸爸送给我八岁的生日礼物,我怎么什么都做不好,相框玻璃还碎了,老人不都说这样不吉利吗。”

“别迷信了,没事的。”

“我做什么都做不好,崔胜贤,你回来陪我好不好?。”

“志龙,没关系的。我过段时间有假期的话再回去好吗?”

“嗯。”

“那我这边还有事我先挂了。”

结果小洋房的事情还没弄好,工作室那边又有两个摄影师解约带走了好多资源和客户,服装店又因为店员得罪人被砸,一切倒霉的事情都这样像约好了一样蜂拥而至。

“我真的是什么都不行,还不如什么都不做,反正就是倒霉透了。”

“志龙,你不能逃避,这些事情你都得解决,你现在在这里说的这些话并没有任何作用,那些问题还是摆在那里,你要去面对,去解决,从发生到现在都只看到你的抱怨,你又做过什么实质的事情吗?”

“你又不在,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做任何事情。”

都是因为他不在,才会把所有的问题都挂在自己身上,都是因为他不在,自己才会什么都做不好,都是因为他不在,才会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做。

权志龙深深陷在崔胜贤不在的结果中。

“你回来吧。”

“等有时间了…”

“你每次都这样说,但是你什么时候才有时间。”

“最近很忙。”

“你是一直很忙。”

好几次不欢而散的通话,让权志龙越来越失望,还有三年,最开始临别时,说好不要争吵,说好什么都互相理解,甚至这次借调的机会都是自己劝崔胜贤不要因为自己而放弃。

他以为男人不能为了爱情而放弃事业,而自己却没有办法适应因为事业而不能陪伴自己的爱情。

隔了很长一段时间,两个人都没有去联系对方,一开始还会时不时看看手机有没有未读邮件或者未接来电,都后来,也许是有意也许是日程安排太满,再也没有去留意对方的心情。

再次闲下来的一个周末,权志龙静静的想了好久,还是给崔胜贤打了个电话。

“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

“嗯。”

“怎么了?”

“我在想好多事情,不知道该怎说。”

“没事,你说吧。“

“我认为我们之间出了问题。”

“嗯。”

“每次你都是这样,什么都不说什么也不问,我其实根本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在做什么,你累不累,你总是什么都不说,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因为我的哪句话不高兴,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因为很累而没有力气听我讲话,每次都好像是我高高在上,但是其实我有多么低声下气你却看不出来。我很不开心,我对你真的好失望。”

“我对自己也挺失望的,我没办法每天陪在你身边,你碰到什么事情,我也没办法替你去解决,我也很生气自己的没有办法,你忘带钱包钥匙,我没办法提醒你,下雨你忘记带伞,我也没有办法撑把伞在去接你,你怕冷我没办法抱紧你,你委屈的时候我也没有办法陪在你身边,但是我真的很爱你,我也很想陪着你,我只是没有办法。”

“没有办法没有办法,你除了没有没有还有什么。”

“别这样,我们好好说。不要总是在电话里吵架。”

“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还想跟我在一起吗。”

“我不知道。我好累。“

“那我们冷静一段时间吧。”

分手好像来的理所当然,只是都没有说出口,但是心里都挺明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伤心。

接下来的一年过的飞快,两个人都在忙忙碌碌中去适应一个没有牵挂的生活。

崔胜贤从大巴车上下来在附近找了个酒店就住了下来,这次新年,他提前请了一周的假回国,没几天就到圣诞节,心里倒还是空落落的。

每年圣诞节都是两个人一起过的,那天下午崔胜贤到家后,晚上两人看电影吃饭送礼物,权志龙还会把储物室的圣诞树抱出来,买好多新的小东西挂上去,喝美式咖啡一定要加奶油和肉桂。

后面没几天就要跨年了,权志龙还会拉着自己的手去广场上和很多人一起跨年,一起倒数,最后在新年快乐的欢笑声中,他一定还会亲吻自己。

他说,你看大家都在祝福我们。

其实很开心,和权志龙在一起的日子。

平安夜那天权志龙一大早就出了门,有对小情侣说要在圣诞气氛中拍套照片,权志龙内心翻了个大白眼,但还是去了。

下午四点多结束了拍摄,打开手机看时间的时候,看到一个未接来电。

说不清楚的心情,在看到是谁打来的时候。

考虑要不要回拨的时候,对方又打了过来。

“喂。”

“志龙,是我。”

“我知道。”

“你那下雨了吧。”

“嗯。”

“又忘记带伞了吗?”

“崔胜贤,你想说什么。”

“我来接你好吗?”

最后权志龙还是没说什么,算是拒绝和好,跟着另外两歌摄影助理去了酒吧,玩到很晚才回家,不晓得喝了多少酒,走路都有些摇摇晃晃。

刚走到院门口,就看到崔胜贤撑着一把伞站在门口不知道等了多久,裤脚湿了很大一片,贴在小腿上,看起来就很不舒服。

权志龙倒是无所谓,一路从出租车上下来就这么淋着雨走回来,大冬天的,他也不怕冷,说话都哈不出气。

“你怎么回来了?”

“我回来有几天了,请假的。“

“唔,原来你还可以请假的。“

崔胜贤心底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有点生气,伞也不撑了,就拉着权志龙进屋。

权志龙迷迷糊糊的被拽进了屋也不挣扎,还没走到客厅就吐了,酒味到处都是,被带到沙发上躺着,崔胜贤就给他脱衣服,他刚吐过稍微清醒了点,眼睛眯成一条缝,一声不吭的看着崔胜贤。

客厅里的起夜灯没那么亮,橘色的灯光有一部分就散在崔胜贤脸上,有光有阴影,看起来十分好看。

“这几天住哪的?”

“人民路那附近的一间酒店,公司配的那套房子还在装修。”

“哦。”

“快去泡个澡吧,免得感冒了。“

“你的东西我之前都给你收拾好了,就在门口那个快递箱里,这下正好,你直接带走不用寄了。”

“…”

“钥匙不用还给我了,我准备换密码锁。”

“…”

“车子是你送我的,我也不需要,明天你开走吧。”

“志龙,你是认真的吗?”

“认真的,认真的不得了。”

“我不要。“

崔胜贤的表情看起来很难过,权志龙倒是委屈了,开始对着对方拳打脚踢。

“你都在装修房子了,还想赖着我不成。你怎么这么讨人厌。”

权志龙一边嘶吼着讨厌对方,一边哭了起来。就趴在崔胜贤肩膀上哭。

“不是的,我只是怕你不收留我才想装修房子的,我肯定得赖着你的,你要讨厌我就讨厌我,反正我喜欢你。”

“那你还走吗?”

“不走了不走了。”

“那你还惯着我吗?“

“惯惯惯,不惯着你惯谁。”

权志龙哭累了就被崔胜贤抱着去泡了澡吹了头,暖烘烘的被抱进被窝。

“你是不是爱我爱到不行。”

看着权志龙被子里露出的小眼睛,崔胜贤心里化成一片。

“对,爱你爱到不行。“

“那好吧,你还是过完年回去工作吧,反正就两年了,我可不想因为一时的贪乐就让自己以后养了只米虫。”

“那你还委屈我不能陪你了吗?”

“不委屈,反正你会偿还我好久好久。”

——————————————————
“你住的城市 下雨了,很想问你有没有带伞。可是我忍住了,因为我怕你说没带,而我又无能为力,就像是我爱你却给不到你想要的陪伴。”——宫崎骏
END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