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S_ouvenir

人生乐趣:吃 喝 写 撩

1996/08/03

© xxS_ouvenir
Powered by LOFTER

未接来电(TG)短篇


这是我跟他分手的第二天。

十九年的感情,终于还是结束了。

没有激烈争吵,没有长时间冷战,只是在吃晚饭的时候,我盯着他夹菜扒饭,突然的就觉得没了感觉。我塞了口饭在嘴里咀嚼,像说着今天晚上太阳真大的语气说我们分手吧。

他看了我一会,说好。

他放下碗筷想站起来,我说先吃完饭吧。

吃完饭他收拾东西,我看外面下着小雨,就告诉他让他明天再走。

晚上睡觉,他背对着我。看着他的后背看了好久,就觉得这个人越来越陌生,明明还是那个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枕边人。

他是学家具设计的,我是学雕塑的,在某些方面还是有异曲同工之处。

当时考大学的时候,我统考通过之后校考只报考的南京一所艺术院校,后来成绩还不错,一下子轻松下来,高考前我也就没太在意文化课,每天上串下跳,跑到其他班级呼朋引伴,天天被班主任抓。

有一次周五在厕所抽烟,周末就被班主任抓到办公室写检查,心里一边算计哪个孙子举报我一边跟着老班去了数学组的办公室,就看到在那边帮老师批阅试卷的崔胜贤。

我一向不喜欢成绩好的学生,但是崔胜贤不一样,这人成绩好的可怕,虽然天天挂着一副装 逼 脸,但是怎么看我怎么都讨厌不起来。

老班说他有事先走,让我把8000字检查写好摆桌上,少几个字就翻几倍重写,在他急匆匆离开办公室的背影后我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过了一会我就把写了几行字的检讨书拍到桌上,看着办公室里也没其他老师,就绕着办公室走了几圈,这里掏掏那里摸摸也没看到什么好玩的东西,只有班主任桌上那一盆多肉,还是教师节班长代表大家送的。

无所事事就翻开包里的一小袋小米锅巴开始啃,咔滋咔滋的咀嚼声音和崔胜贤翻着一张张试卷的哗啦声在一块,倒显得这片小空间格外的宁静。

我盯着他看了一会,打了个哈欠觉得困了,他倒是好像没我这个人一样认真的批阅卷子,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

后来在百日动员大会上,我作为艺术生代表演讲,可能还真是咱班就我一个艺术生,而我们班主任又是个在哪个项目都不想落后的主。那天我在崔胜贤后面讲,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认真,本来还有点紧张的我听的也很认真。

等到我开始站在台上的时候,我放弃了被老班审了五六次的稿子,自己讲自己的,我可以看到老班一开始的恨铁不成钢到之后的给他等着再到最后的给我鼓掌,我突然有点舍不得我的高中生活。

演讲结束后面还有几个文艺表演,我和崔胜贤都被分到诗朗诵的队伍里,他就站在我隔壁的隔壁,在准备上台的时候他走在我身后,他轻声的跟我说讲的真好。我点了点头老实巴交的说你讲的好无聊。

然后他就笑了。

还挺好看。

晚自习的时候因为大家心情都比较激动,老师们都挺理解,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家都疯了,表白说要一起奋斗考高校的、对着大楼宣誓考不到xx大学就滚回老家种田的、逃掉晚自习到校外的小餐馆喝酒吹牛 逼 的。

我也不怕事叫着几个班的同学就拎着几打啤酒就跑到操场上去了,没想到崔胜贤也来了,他坐到我旁边问我他能喝一罐吗。我也不说话,直愣愣的推过去一打,他拆开就往嘴里倒。

“真看不出来,学霸平时还挺会装的。”

瞧他这样,旁边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他也不恼继续喝酒,我倒有些气愤大声回了一句“有本事你也考第一啊,没本事别瞎逼逼?”

之后也就没什么事了,大家各玩各的,期间我们班那个平时看起来很难搞的班长跟隔壁班班草告白,没想到这么一看这姑娘还挺可爱的。

大家都在起哄,最后玩起了国王游戏,第一轮抽到王的那个同学成功的在集体作弊下让刚刚那个告白的小姑娘亲到了他暗恋对象的脸。

第二轮的时候,好巧不巧的被喊到的就是我们两个。崔胜贤背着我绕着操场跑了一圈,我拍了怕他的肩。

“哥们不错啊,我认你做小弟吧。”

他横了我一眼。

“矮子你说什么?”

好吧,看着一本正经的认真学霸人设崩塌的那一刻,我压根没注意到他侮辱了我的身高。

那天晚上之后我天天跟崔胜贤见面,不过我趴在桌上写检讨念检查,他在改试卷问题目。

后来在五月份,我实在不想再住在那个每天都是生化战场的男寝,就哀求父母说要租房子,我爸丢给我几千块钱让我自己找房子,我看到校园贴吧有个找男生的合租沉了好久的帖子,二话不说就租了。

很巧,合租对象就是崔胜贤。

房子是崔胜贤高一就租了的,因为一直没有人合租,另外一间房间就成了崔胜贤的豪华贮藏室,我亲眼看到木板床上放着几串腊肠和板鸭。

我问他我晚上睡觉会不会被空气齁死。

他差点跟我分析了一本物理书。

最后我狠狠的打断他,告诉他别跟一个文科生还是个文科艺术生谈理科,有本事背一下近代史。

“你好无聊。”

“我会改掉这个毛病。”

“我觉得挺好的。”

之后我每天和崔胜贤一起上下学吃饭,每天都在一块行动,搞得他们班主任倒是紧张其他让他别跟个别文科班学生混在一起,他跟我说的时候我冷哼一声问他有没有答应。

他笑着摇摇头说他想跟我呆在一块。

那天最后我不小心就这么羞红了脸,一路讲话都是支支吾吾的,还好天黑路灯也比较暗,不会让他发现我的不对劲。

我特别讨厌呆这个字。

我在意崔胜贤这个人有段时间了,那个时候我也不大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因为青春期的躁动与懵懂有点急躁,不去考虑太多,我就跟自己说我喜欢崔胜贤,一个男的,我是同 性 恋。

我想跟他有亲密接触,但是我又很害怕被他发现什么而觉得我恶心。

就这样,日复一日,高考结束了。

那天考完最后一门我和崔胜贤跑着去吃了火锅,吃火锅的时候有个哥们打我电话喊我去KTV喝一杯,我想着今晚包厢肯定很少,有机会不容易就想拉着崔胜贤去,结果他拒绝了。

我盯着他问为什么。他说他没什么可以聊的怕尴尬。我点了点头就笑了说我也不去了。

晚上我在一间熟识私人影咖定了个小包,拉着崔胜贤去超市买零食啤酒,在付账柜台拿了两盒避 孕 套。

出了超市,他一脸纠结的问我买那东西干嘛。我无所谓的跟他说我都毕业了不能对这个世界有点新的想法与发现吗。

其实那天看了什么电影我也不太记得,我看着那个避 孕 套旁边坐着崔胜贤就可耻的激动了。

我抱着包厢里的抱枕,把自己卷在榻榻米上一动不动,崔胜贤看我这样以为是空调温度太低我冷,结果一碰我发现我到有些烫。

我一直都不想承认那天我彻底羞红了一身。

不允许一个整天惹事的学渣是个这么纯洁的小处男吗。

“那个,你以后想学什么?”

“嗯……家具设计。”

“为什么?我还以为你会学数学之类的。”

“我想设计一把我可以怎么坐都不会累的椅子。”

“那你选好学校了吗?”

“嗯,首都那边吧。”

“唔。”

“你呢。”

“南京。”

本来因为可能以后不在一个城市念书而难过的我,因为崔胜贤最终被一所南京院校录取开心的不得了。崔胜贤跟我说他分数不够。我一直点头笑。

“嗯,我知道,状元郎。”

让我不去想他是不是为了我而选择南京是不可能的,我想问他,但是我又不敢。

在我回学校去录取通知书那天晚上,崔胜贤打我电话让我下楼。我吓得跑到阳台上往下看,路灯下站在那举着电话放在耳边抬头往我这边看的人真好看。

后来我跟他就在一起了,他学校距离我的学校要坐两小时地铁就,那个时候也还是没有办法每天都黏在一起,很多纪念日什么的两个大男人也没太在意。但是我们都很珍惜彼此在一起的时光。

有一次他花了一个礼拜的时间一点点打磨制作了第一个家具,是一个有点像鲁班盒的木艺小方盒,他送给我说有玄机。我花了好长时间都没打开,最后还是威逼利诱他打开了。

盒子里面放了一对素圈,我看到后很不懂矜持的抱住他说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快给我戴上。

我们一直都很珍惜与对方在一起的每分每秒,直到出国进修,直到回国,直到工作,直到受挫,直到成功。

那段时间开始,我们事业都有了一些起步,我和几个朋友在全国范围内开一场不小的艺术展,业界对我们评价都很高,因为很多事情要做,我很久都没回家,甚至去另外一个城市的时候我都忘记跟他告别。

而他因为去欧洲找货源压根没注意到我的失误。

结束艺术展已经是半年后了,我回到家发现家里到处都是设计稿,崔胜贤睡在沙发上,听到我进门的动静醒了过来。

“回来啦。”

“怎么睡沙发上,快去躺床上,你脊椎本来就不太好。”

“志龙我们搬家吧,房子你随便挑,但是别太小,家具我都设计好了,有点多,我怕装不下。”

我看了他眼里的血丝,点了点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的喜悦程度并没有我以为的那么高。

不久,我们便搬到市中心的一间公寓,顶层二十九连三十,两层的小复式,虽然是二手房,但还好只是简装。

房子是我一个朋友准备的婚房,结果还没住进来就分手了。

其实我不该选这样留下的房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并不在乎。

搬过来之后,我和崔胜贤越来越忙,忙到后来还约法三章必须每晚回家吃晚饭,但是也只趋于形式,很多根本上的东西慢慢的改变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开始。

我们很少能联系到彼此。

他打给我的时候我关机,我打给他的时候他不在服务区。

借口都很普通,我在开会、我在登机、我在忙。

未接来电从一开始的一天五十几通,到后来我们只发短信,每条的开头几乎都是刚刚在忙没看见。因为忙碌,我们都选择的认为这个变化没有关系。

“志龙你换手机号了?下午打给你说是空号。”

“嗯,前两个月换的。”

危机其实已经很严重了,但我们还是保持一贯的默契,绝口不提这些悄然发生的矛盾。

一次出差会餐上,我喝多了,一群不靠谱的朋友让一个姑娘送我回家,那姑娘应该是对我有好感,一直很暧昧的暗示我,我一开始觉得有点烦,但是想想觉得也没什么。

“今晚跟我回房间。”

结果很尴尬,崔胜贤正好也出差还查了我的行程订了我隔壁的房间想给我一个惊喜。

“你是谁?”

“你谁啊?”

“我是他的伴。”

崔胜贤很生气,但是表现的不明显,他扶着我去了他的房间,什么都没问就说时间晚了洗洗睡吧。

“崔胜贤,你真无聊。”

“我知道。”

那次出差之后,我们之间的变化越来越明显。他三天两头不回家,我个月出差好几次。

直到昨晚,我在餐桌上跟他说分手。

而现在我坐在沙发上哭,因为房子好空。

十九年的生活,我们都变了,可笑的是,虽然我们可以洋洋洒洒的讲述当年的故事,但我们都只对当年的对方还留有喜欢,我们甚至都不太认识现在的彼此,时间可以让忙碌的人忘掉一个过去的人,也会让两个忙碌的人淡忘现在彼此。

我不遗憾,因为我还是清楚的记得十九年前那个坐在桌前认真批改试卷的少年,窗外的阳光洒在他脸上落在他睫毛上,可真长,我嘴里的锅巴味又香又咸,我问他。

“你叫崔胜贤对吧。”

————————————

-感情说穿了一人挣脱的 一人去捡

-总之那几年 你们两个没有缘

愚人节快乐
本来想在四月一号发的 但是一不小心 忘掉了…
还有最后一篇 开的短文集坑《细枝末节》的四篇短文就完结了


END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