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S_ouvenir

人生乐趣:吃 喝 写 撩

1996/08/03

© xxS_ouvenir
Powered by LOFTER

闲来没事突然想起我是只猫啊(TG)纯属闲的慌

他又开始那他拿着那个小羽毛挑逗我了,明明他之前都不是这样跟我玩的。

还有,请告诉我那只小黑是什么情况。

他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

他那套睡衣上还有一股熟悉的味道。

一定是那个男人的。

都怪那个男人。

那个消失了两个多月的男人。

“Ayi,快看这里。”

我保证我绝对不再被这根奇怪的羽毛勾起任何不符合我高冷气质的动作。

那你能不能快把它拿开。

好吧,我再配合你最后一次,只是配合罢了。

喵啊啊啊啊啊啊

他一定是在撩人,瞧那小腰身,小动作,小眼神,我都替他不好意思,看起来就是欲求不满。

一定是因为他欲求不满,才来打扰我的生活,我已经有两周没和楼下那只小母猫约会了,现在是最好的时节,为什么他欲求不满却要来折磨我。

我一定要逃走。

“Ayi,翻白眼。”

请告诉我眼前这个男人怎么那么乐此不疲的让我做出如此可怖的表情,我真的是翻了个大白眼给他。

我要离家出走。

“Ayi,走,我们去崔胜贤站岗那片区张望张望。”

崔胜贤,这家伙走之前好像跟我说过什么。

是什么呢,怎么感觉和我的终身大事有关。

应该是两个月之前。

阿爸摔门就进来,第一次没有骚扰我就瘫在沙发上,甚至还不小心踢到我,还没跟我说抱歉,算了,这些都不重要了。

“真的是古怪的性格。”

他骂骂咧咧的刷手机,打了好几个电话,好像那边始终没人接。

我感觉有些大事不好,想要跑到卧室躲好,就被他抓到怀里,一边给我顺毛一边不知道在骂谁,真的是太难听了,我都不好意思说。

“Ayi,以后看到崔胜贤,记得咬死他,看一次咬一次。”

呵呵,我可不敢,崔胜贤玩起我来,简直是要断送我这条小命,谁会掐着我的脖子跟自己对视,还一副不是正常人的样子。

我知道你不害怕,但我害怕呀。

他在客厅里绕着沙发走了好几圈,嘴里都是axiaxi的声音,我怕是有了弟弟。

后来过了一会,他接到一个电话,匆忙慌乱,小脚趾踢到了沙发角,看起来疼的要命。

“叫人来接我,我现在就去。”

他再次理都不理我,又踢了一我一脚,我觉得他是故意的,他出门了。

过了好久好久,我感觉我都醒来两次了,他才回来。

看来是喝多了,崔胜贤那家伙也在。

我也不敢上前,就窝在沙发旁眯着眼打量他们。

他们喝了一会酒,就亲到一块去了,真的是没眼看,整天就知道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好歹也注意下这边还有一只单身猫。

眼不见为净,就这么的,我睡着了。

第二天是被人捏醒的,崔胜贤穿着好厚的外套,带着口罩,让我想到上次在电视上看到的打狗大队,不经冷汗直冒。

“Ayi,我要走了,以后不可以让任何人抢走你阿爸,是时候表现出你的忌妒心了,两年以后我回来给你抓只性 感小野猫做媳妇。”

思来想去,果然跟我的终身大事相关。

看来,我还是得放下身段配合表演。

没办法,谁让我摊上权志龙这个阿爸。

END

我真不知道我都写了啥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