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S_ouvenir

人生乐趣:吃 喝 写 撩

1996/08/03

© xxS_ouvenir
Powered by LOFTER

卡门/爱情不过是一种消遣的玩意儿(TG)短 且 乱


爱是咸湿的。





他自问不懂得该怎么谈恋爱,于是他理解的在一块儿,就是每天一起吃饭喝水睡觉,他羞于表达每种日常中没有时常出现的感情,于是他只会脸红,只会尖叫,只会低着头笑,只会仰着目光,看起来那么乖顺,那么讨人喜欢。







崔胜贤看着对方又开始用左手手指抠着衣摆牙齿咬着下嘴唇,又叹了一口气。

“要不亲个嘴?”

试探 性 的语气,搭配顽劣的神情,看起来十分流氓,他知道自己又沦陷了。







权志龙有烟瘾,还挺大,每次嘴里叼着根烟,崔胜贤就很狗腿的给他点了,他吸一大口,还来不及不过肺崔胜贤就亲上了,他又开始脸红,掩饰性的又吸了一口,就会又被亲一口。

崔胜贤总说这是戒烟的好法子。

权志龙低着头笑着翻了个白眼。

对着镜子一遍又一遍的看着自己抽烟的模样,眼神再迷离一点,表情再性 感一点,就这样才够诱 人。

要不再练习一下羞涩的示弱。








每次完成一件大事,他就开始放松下来,每天健康步数都不超过三百步,整天腻在房子里,蓄起胡子,被碾磨时还会有种舒服的意味。

淫 靡、浪 荡、性 感,连空气里都是黏人的味道,才想起来应该要领崔胜贤这只狼狗出门溜溜了。

最后连被刮着胡子的时候都能做起来。








他是个喜欢喷香水的男人,每次崔胜贤把脑袋放在他肩膀上,鼻子就凑到他脖子那吹气,除了能感受到权志龙略显僵硬的身体还能嗅到Maurice Roucel MUSC RAVAGEUR的气息,狂野麝香。

崔胜贤喜欢抹唇膏,嘴唇并不丰满,一年却要买上好几只唇膏,也有那么一两支没用个把天就弄丢了,唇膏和交通卡大概是最容易弄丢的东西了。

崔胜贤迷恋这种性感又充满欲望的味道,权志龙在谈恋爱后送给崔胜贤第一份礼物是唇膏,理由大概是你嘴巴看起来总是干白干白的,崔胜贤却开始怀疑这是某种暗示。






在刚处关系的时候,权志龙总是闷闷不乐,身边的朋友就告诉崔胜贤拽住往墙上一腿吧唧的啵一个裹个舌头万事大吉,大概人生中没有狐朋狗友就是一种令人庆幸的遗憾。

那天在吃完晚饭崔胜贤满脸纠结的想了千万种理由拖住权志龙不让其回家,最后在公寓楼下等电梯时说想走楼梯上楼,权志龙说三十二,崔胜贤回你最近胖了。

在逃生楼道里,顶着灰暗的背景色,崔胜贤一把推着权志龙抵到了墙上,大概是一路紧张导致太过用力太大声,楼梯间的灯啪嚓就亮了,黄澄澄的灯打到他略显小人得志 猥 琐的脸上,显得并不好看。

吧唧,权志龙扑上去就啵了一个,崔胜贤顺势裹了个舌。

大概完成那群人生知己布置任务的三分之二也是可以打上完美的一百分了。








“现在知道谈恋爱是咋谈的了不?”

“唔,好像有些明白了。”

“说说。”

“大概就是把身边的人都气死。”

“大彻大悟。”








或许你轰轰烈烈,也可能你稀里糊涂,再者你小心翼翼。

但是爱啊,到底还是咸湿的。

评论(2)
热度(356)